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化百态
杨氏石刻:一家三代与红旗渠的不解情缘

 

】作者:  来源:林州市新闻中心   时间:2019-01-24 20:37:43  浏览 人次

 

  “我和我的父亲参与了红旗渠的修建,我的儿子现在又继承了杨氏石刻的工艺。50多年来,我们一家三代一直在宣传红旗渠,因为我们与红旗渠有着很深的渊源。”1月21日,河顺镇杨家营村70岁的杨香贵这样说道。

  带着尿布修渠的男孩

  “1960年红旗渠动工后,我的父亲杨世学就上了修渠工地。我14岁那年,也就是1963年开始到红旗渠工地干活。说起我一开始到修渠工地上干活,还有一个小故事呢。”杨香贵给记者卖了一个关子。

  1963年夏季的一天,杨香贵和同村的小伙伴赵明书搭着村里给修渠工地送蔬菜的马车,来到了红旗渠分水岭工地。

  到达工地后,杨香贵和赵明书两个半大小子想留在工地上干活。当时,河顺公社分指挥部的指挥长是焦保续,副指挥长是郭振彪。

  看到杨香贵和赵明书年龄这么小,焦保续开玩笑说:“你们来时带尿布了吗?”

  “没有,我已经14岁了!俺家那里缺水,俺也要为红旗渠做贡献!”杨香贵脖子一梗,大声说。

  为了证明自己能干,杨香贵在工地上拉风箱、捻钻,跟大人提炸药、导火索,四处收缴石匠用坏的钻头,一天来来回回跑十几趟,干活十分上心。

  几天下来,工地上的民工都说这小子行,副指挥长郭振彪也知道了他的表现,同意杨香贵留在工地。而与杨香贵同来的赵明书,因为长得瘦弱,不得不离开了工地。

  就这样,杨香贵便开始了自己的修渠生涯。

  修渠刻字的辛酸往事

  杨家石刻是祖传,红旗渠动工时,杨香贵的父亲杨世学正值壮年,在当时已小有名气。

  杨香贵到工地后,便跟着父亲学习石刻技术。红旗渠渠岸上的界碑、渡槽上的石刻,不少都是杨香贵和老父亲的手迹。

  “渠首、青年洞、分水岭、空心坝、夺丰渡槽、红英汇流纪念碑等,多得数不过来。那时都是手工雕刻,我和老父亲可是出了不少力。”杨香贵很是自豪。

  但是,因为红旗渠,因为杨贵老书记,杨香贵和老父亲也遭了不少罪。

  “文革”期间,杨香贵和父亲在分水岭刻纪念碑。有一天,突然来了两车红卫兵,他们戴着红袖罩,扛着红旗,大声斥责杨香贵和他的父亲。

  “他们说我们是杨贵的流毒分子,把我们的雕刻工具乱扔一地,让我们立即滚蛋。我父亲正要捡起刻具离开时,一个戴两个袖罩、满脸横肉的高个子红卫兵,一下就把我父亲推倒在地,并扣押了我们的刻具。直到1999年,我们才把这通纪念碑刻好。”杨香贵缓缓说道。

  还有一件事,杨香贵和父亲回到老家后,河顺的红卫兵又来了,逼迫着他们立即动手,把刻在杨家营大桥上的杨贵的题字去掉。杨香贵和老父亲流着眼泪、搬着梯子,把大桥上的字磨去了。

  “现在,杨家营大桥上还残留着当时的痕迹,成了残缺的历史文物。”杨香贵很是惋惜。

  杨氏石刻  三代人的红旗渠情缘

  “红旗渠上有许多石刻,特别是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对红旗渠的题字石刻,大多数出自我们杨氏石刻之手。”说起这些,杨香贵颇为自豪。

  他手里拿着一沓A4纸,上面是他们一家三代为红旗渠雕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词题字复印件,李先念、江泽民、李鹏、乔石、习仲勋等名字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据杨香贵介绍,红旗渠渠源刻有“红旗渠”的石碑,就先后换了3次。第一次是杨香贵的父亲杨世学刻的,可惜毁于“文革”期间。上世纪九十年代,红旗渠成了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杨香贵亲自动手雕刻石碑。2006年,红旗渠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杨香贵的儿子杨开理接过了父亲手中的刻刀,完成了这一碑刻。

  在青年洞景区,杨贵老书记的赠言十水碑刻,感动了无数人。而这一碑刻,也浸透着杨氏石刻三代人的心血。

  “赠言十水碑刻前后刻了3次,第一次是老父亲刻在水泥墙面上,第二次是我在1990年刻的,现在大家看到的碑刻是儿子杨开理刻的。我们一家与红旗渠紧紧联系在一起,分不开。我们和老书记的友谊就像红旗渠水一样,割不断,我还保存着老书记的不少手迹呢。”杨香贵感慨万千。

  杨香贵的儿子杨开理今年48岁,从安阳师院美术专业毕业后,跟着父亲学习石雕,并创办了一家石雕企业,不断将杨氏石刻的工艺发扬光大。现在的红旗渠纪念馆门头上的六个大字,就是出自杨开理之手。 (陈广红)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0372-6282695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