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化百态
工地上那些事儿

 

】作者:  来源:林州市新闻中心   时间:2019-09-06 16:22:45  浏览 人次

  

——八旬老人靳法栋深情讲述修渠往事

   

  面容清瘦,但腰背挺直,走起路来步履轻快,一口气上到四楼没有歇口气。这是靳法栋老人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8月29日上午,瓦窑街老政府家属院一个普通的单元房里,我们采访了靳法栋老人。84岁的靳法栋曾在红旗渠工地上度过5年光阴,一直在工地指挥部工作,当过办公室主任。

  明智的决策

  1960年2月,红旗渠开始动工修建。那年,靳法栋25岁,从县供销社被抽调到红旗渠工地指挥部办公室工作,主要负责数据统计等工作。

  “1960年3月初召开的盘阳会议,决定分段实施,集中力量建好山西段工程。这一点杨贵老书记做得很好,非常明智,非常及时,非常英明。”谈起盘阳会议,靳法栋一连用了三个“非常”给予肯定。

  开工初期,工地上一下子上去近4万民工。他说,有的大队干了十几天,把原来标的渠线挖没了,还有的把渠底搞错了。到处乱哄哄的,没有个头绪。随后,各种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后勤跟不上,工具跟不上,漫山遍野都是民工。比如,钢钎、老锤、炸药等工具都不够用,民工的住宿问题也很多,靳法栋掰着手指头,一一道来。

  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杨贵老书记和县委一班人及时召开了盘阳会议。会议决定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先把山西段建好。同时,这次会议决定把“引漳入林工程”正式改成“红旗渠”。现在,不少人把盘阳会议称作红旗渠建设史上的“遵义会议”,就是这个原因。

  指挥长的“办公室”

  盘阳会议结束后,红旗渠工地指挥部移到山西省平顺县的王家庄大队。当时,指挥部就设在村边的一顶帐篷里,所有股室及全体人员都工作生活在里面。

  靳法栋介绍,帐篷里啥也没有,更别说什么桌椅板凳等办公设备了。地上铺上一层从山上割来的茅草,把铺盖一抻,就是床铺。

  当时的工地指挥长是王才书,他的办公室就设在帐篷的一个角落,用秸秆简单隔离开来,只有几平方米大小。指挥长办公室唯一特殊的就是多了一部电话机,搁在地上,方便打电话。蹲在地上,把膝盖当桌子,写材料起草文件,就是当时真实的办公条件。

  靳法栋讲了一件趣事。1960年4月的一天晚上,半夜时分,指挥长王才书突然大叫起来:“皮了!皮了(蛇的俗称)!”大家一下子都惊醒了,赶紧起来慌慌张张寻找。王才书说:“刚才我觉得身边有个东西,凉冰冰的,真的是皮了啊。”

  大家伙忙活了一阵,里里外外寻找,那条蛇早跑得没了踪影。

  “在帐篷里睡一晚上,早上起来,一摸脸上有一层灰,那是夜里刮风刮的。”靳法栋打开话匣子,沉浸在对帐篷生活的回忆中。

  “一堵墙”的故事

  靳法栋给我们讲了“一堵墙”的故事,让我们唏嘘不已。

  红旗渠上马修建,正是共和国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全国各地闹饥荒,外地甚至有饿死人的现象发生。修渠工地上,粮食根本不够吃,于是,各个营部、连队就派专人上山挖野菜。杨桃叶是一种很好的野菜,用开水烫过后,不太苦。

  在红旗渠工地指挥部,工作人员的主要食物就是一种一头儿宽一头儿窄的糠饼子。于是,工作人员给这种形状的菜饼子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一堵墙。

  那时候,都是分饭吃,一人一顿一个菜饼子。有一天,指挥长王才书找到靳法栋说:“法栋啊,这一堵墙能用手拿着吃就好了。还得用铲子铲到碗里,都碎了。你能不能找找做饭的师傅,让他们使劲儿捏捏,不散就好了。”

  当时在工地指挥部负责做饭的叫刘朝杰。他和两个伙夫找到靳法栋诉苦:“我们真是使劲儿捏了啊。菜饼子放到锅里生的还能立在那儿,一蒸熟就散成一堆了。主要是糠多粮食少,根本就粘不到一疙瘩啊。”

  王才书听了靳法栋的汇报后,一下子怔在了那里。他的嘴抖动着,眼泪不自觉地骨碌骨碌滚下来。过来好久,他才慢慢说道:“咱太官僚了啊!咱们好赖还能吃上糠饼子,民工们还不知吃点啥东西呢。”

  (未完待续)  (陈广红)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0372-6282695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