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军人

 

】作者:  来源:林州市新闻中心   时间:2019-09-09 22:51:20  浏览 人次

   ■郭成林

   保洁工老刘在小区院子里走,拖一个垃圾桶,轰隆隆像是坦克开过来。看他昂首挺胸,腰板挺直,阔步向前,一步步走得很踏实。这天我突然问他,你是不是当过兵啊?他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说着就走过去了。

  几个人同时从眼前走过,我能看出其中一个是当过兵的。这个眼力劲,用语言不容易描述,数字也难以表达。只能说,这与军人的特殊气质有关,也跟我对军人的特殊感情有关。同样是干保洁,老刘的伙伴大都低个头。这么一比,不卑不亢满脸阳光的老刘就显眼了。

  老刘关东大汉,耿直豪爽。说话一字一板,敲真叫响。有一次我半是玩笑半认真地说,要不帮我找点事吧,每天送走孙女后有点无聊。他站下问了一句:“是吗?好的。”我说过就忘了,有一天他叫住了我,说你明天过来,有员工请假了,你代一段。我慌了,连忙说我是开玩笑的,送孙女这个事没人能替。他沉吟片刻,说,我还以为你真要干呢!我再次领教了当过兵的人说话算数,轻易开不得玩笑的。

  从退伍军人老刘的热忱、真挚、一诺千金,我想到了解放军总医院的卢强大夫。

  2017年9月,我们在北京301医院见到了预约的卢强大夫。我的老伴髋关节置换术已近20年,部件使用寿命即将到期,磨损严重,疼痛难忍,行走艰难。卢大夫看了拍的片子,和两个助手简短交换意见后,说是得更换部件,安排后天入院,入院两天后手术,他来主刀。这么干脆利落,而我们预料会有种种麻烦,得办多少手续,走多少关口,因而会等好久,之间距离也太大了。想想一点准备没有,反而愣住了。我们问,有些检查还未做完怎么办?他说,入院后一边等手术一边继续检查,补充手续,完备数据。看我在迟疑,他说,不能等了,人都成这样了!后来我知道,卢强医生是少将军衔,这样与我们平等对话,恳切交谈,急患者之所急,三言两语体现出对人民对生命的关爱。我们被部队医院的速度和效率,被卢强大夫的诚挚深深感动了,流出了眼泪。

  时间、效率,对人民疾苦的深刻体贴,这是军人给我的又一突出印象。

  从部队医院和卢强大夫强烈的时间意识,我想到了同样发生在部队的另一件事。1986年,我那在长春的二哥突然病逝在工作岗位上。遗体告别及追悼会的前一夜,负责接待家属,办理相应事务的教导员向我们通报了明天的具体安排。何时最高首长到场,仪式何时开始、何时结束,都具体到几时几分。他还特意就有弹性可能的事项与我们商榷,征求同意,确定家属发言控制在几分钟。整个商榷过程,没有一句“大致”“可能”“估计”这类模糊语言。这样的干净利落,简明扼要,使我再次确认:这就是部队,这就是军人!次日在仪式现场,我们见到了多位领导和我哥哥的战友同事,为首的正是大家私下称“苏三号”的副军长。他到场前,听一些家属在悄声议论。有人问他的爱人,四个儿子都到了结婚年龄,该从大到小挨着办了,为什么一个都不给办?她说我们老头子说了,他不彻底退下来,没有回到老百姓,一个都别想办。我深深感动了,这就是真正的军人、共产党人,正直、自律、坦荡无私。

  干保洁的老刘,当军医的卢强大夫,当副军长的苏三号,他们身份地位有异,职业分工不同,但他们都是从部队中走出来的人,他们都能豪壮地宣称:“我是一个兵!”不管他在哪个岗位上,不管他穿不穿军装了,军人的气质都不曾泯灭。这些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人们叫他长城,叫他铜墙铁壁,叫他民族脊梁。说精英,论栋梁,首先集中在这个群体中。当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面临生死攸关的灾难时,最先想到和最终信赖的正是他们。他们是硬汉子,不曾被战场上的敌人征服,同样也战胜不拿枪的敌人,包括作为一个人内心难免存在的负面元素。对这些铮铮男儿来说,人生始终在远征,职场处处是沙场。其实军人永远在战场。

  我向这样的军人致敬!并为我们家出过革命军人而永远自豪!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0372-6282695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