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红旗渠故事汇】红旗渠上后勤兵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1-03-16 09:48:42  浏览 人次

    

  ■郭德金

   

  千里太行巍峨雄壮,红旗渠水源远流长。当人们走进红旗渠纪念馆,一块十分醒目的奖牌映入眼帘,“支援红旗渠工程建设特等模范单位”,林县供销社首当其冲,同时获奖的还有12个基层供销社。他们历尽艰辛,组织物资,保障后勤供应,受到县委、县人委的褒奖,被人们群众赞誉为“红旗渠上后勤兵”。

  在那自然灾害肆虐、物资异常匮乏的艰苦岁月里,林县供销社上千名干部职工立下“我当后勤来支援,为修大渠走天涯”的雄心壮志,奔波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遍寻修渠所需物资;搭窝棚,住山岩,顶风雪,战酷暑,建立随军商店,开展跟踪服务;出动大卡车、汽马车、手推车、挑扁担、背货篓,穿行在千里修渠工地;苦战十年,不仅修建成了举世闻名的“人工天河”红旗渠,还铸就出了“艰苦创业、勤俭办社、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扁担精神。

  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

  1960年初,早春料峭,县委、县人委正在酝酿筹划“引漳入林”工程。在县委筹备组人员会议上,县委书记杨贵问商业局局长刘友明:“修建引漳入林工程,你要当好后勤部长,保证全县物资供应,有困难吗?”刘友明满怀信心地说:“困难是软蛋,我们是硬汉,后勤保障没困难!”说完这句话,杨贵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勤保障看来没什么问题,是到了大事定夺的时候了。

  刘友明是工农干部,文化水平不高,他的笔记本里记的全是圈圈点点,外人根本看不出个名堂,但他却是“张飞纫针——粗中有细”,作起报告来,条理分明,头头是道,令人折服。他虽然在县委领导面前表态没困难,但他深知,全县兴修水利,从新民渠、爱民渠、建国渠到跃进渠、抗日渠、淇河渠和要子街、弓上、南谷洞三个中型水库等工程,供销商业部门已做到全力以赴,竭尽全力,人员疲惫,财力紧张,库存物资消耗达到极限。

  不久,县委“引漳入林”工程总指挥部成立,刘友明任中共林县县委水利建设物资供应指挥部指挥长。在供销商业系统动员大会上,刘友明讲:“我们既是后勤部,又是先行官,这既是县委对我们的信任,又是对我们的考验。春节后工程要开工,我们必须立即行动,过年不放假,春节变春忙,系统上下一条心、一股劲!”

  军令如山,没有回旋的余地。供销商业部门立即成立物资组织调配供应服务中心,下设保管、会计、物资供应和安全保卫四个小组,办公地址设在任村公社木家庄村东边的寺庙里,统一组织协调物资采购供应工作。

  清仓查库,调查摸底。各经理部、基层供销社立即组织有关人员深入仓库、门店,吃清物资库存底子,掌握物资供应缺口,编制进货计划,统一汇总上报。

  节前外出,勇当“逆行者”。从各经理部、基层供销社抽调20余名精干采购员组成先遣小分队,分为工具用具、爆破物资、搭临建物资和生活用品四个小组,奔赴主要产地联系货源。他们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外出采购年后开工急需物资。

  为做到调查走在开工前,供应走在使用前。春节刚过,供销商业部门组织4辆汽车、10辆汽马车和105辆手推车向工地送货,把物资直接运送到施工前沿阵地,达到了“开山有镐有锹,放炮有捻有药,凿石有锤有钻,挖渠有镢有锨。生活上有锅有碗、有吃有喝”的开工要求。

  当年县社办公室的同志回忆:县供销社机关干部在那段时间里,全身心投入,忘我地工作,晚上经常加班到十一二点。县社机关多年来形成一个规矩,晚上刘友明办公室不熄灯,机关没有一个人提前脱岗去休息。有时晚上刘友明去县委参加常委会,干部职工也都在办公室待命,等刘友明回来后,连夜传达会议精神并电话联系到基层单位,布置任务,提前行动,力争主动,做到“传达会议精神不过夜,报送进度不隔天”。到县委正式召开全县动员大会时,县社系统上下早已行动起来,各项工作走到了前头,多次受到县委、县人委的表彰。

  随军设店保供应

  1960年2月10 日,“引漳入林”总指挥部召开了全县广播誓师大会。11日,修渠大军从全县15个公社向指定地点集结,正式拉开了红旗渠工程的帷幕。

  红旗渠工程开工后,为保证数百里长的渠线施工物资需要,县供销社在任村公社盘阳、卢家拐、王家庄和城关公社北关、平房庄等地设立了四个物资供应基地和七座物资仓库,并在全线设立了150个随军商店。这些商店设在每个公社所处地段内,有的搭的是窝棚,有的是利用山岩,还有的是借当地农户的民房。人员由各基层供销社抽调,以男同志为主,一般半年时间可轮换一次。有的同志在工地时间长了,人员都熟悉了,供应也摸住头绪了,就不愿意离开随军商店。如采桑供销社魏用才、任村供销社卢文元等一干就是几年,至渠线修完才回到社内。

  在物资供应紧张时,各基层社还增派人员,充实一线力量。他们发扬扁担精神,增设了25个扁担送货队、15个背篓商店,肩挑背扛,流动服务,保证了工地民工施工和生活急需品供应。为方便各公社、生产队、民工往返,解决运送物资的汽车、汽马车司乘人员住宿和吃饭问题,在合涧、城关、姚村、任村清沙等交通要道设立5个服务站,80个理发、钉鞋店,27个饮食店、车马店和旅社。民工在路途中不用忍饥挨饿,头发长了随时剪,鞋子坏了可随时修,民工们感到供销社考虑的很周全,服务的很周到。

  据原小店供销社主任、今年88岁的路德拴回忆:“当年我们在随军商店工作,负责小店公社33个生产大队几千名民工的生产生活物资供应工作,店内一般3-5个人,白天到渠线了解需求,组织供货,晚上就住在窝棚和岩洞里,吃的是从家里自带的粮食、干菜,夏天和秋季可在山上采槐花、榆钱和野菜,与小米、玉米煮在一起熬粥吃。记得当年吃过一次最好的美味,就是供销社办孵鸡厂,将孵不出小鸡的毛蛋送到他们那里10个,每人分到2个,吃的可香了。”那时候,只想着干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什么?“黄疙瘩和玉米粥管饱,那就是共产主义。”

  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水利物资供应指挥部的电话响了。电话是从工地打来的,说他们那里急需炸药六千斤。接电话的是生产资料经理部经理梁恩相,马上答应快送。原来杨贵和刘友明在深入工地检查冬季施工情况和修渠社员的生活安排时,发现任村公社井头大队工地缺少炸药,便从井头工地打来了电话。窗外鹅毛大雪不停地下,县委负责同志在这样的天气里,还亲自深入工地检查施工情况和社员们的生活安排,并且又亲自打了电话,这必然是急用的。于是,梁恩相披上衣服拿了扫帚、铁锨,便和汽车司机小李一起出车了。

  汽车迎着狂风和雪花飞奔。当汽车行驶到接近井头工地的岔道上时,雪更大了,风更狂了,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分不出哪儿是路,哪儿是沟,汽车随时都有滑到沟里的危险。怎么办呢?这时,只见梁恩相把上衣一甩,同小李说:“你用心开车,我去前边给你扫路。”说着,腾身跳下车,挥起扫帚,边扫雪边前进,等开到井头工地时,他衣服上已结上了一层硬梆的冰凌。井头的社员干部看到后,都感动地说:“老梁,你们的后勤工作可真是风雪无阻啊!”

  梁恩相嘿嘿笑着说:“哪能比你们啊!你们一天三晌在山上顶风冒雪地干,可比俺辛苦多了。”“说实在哩,只要能修成大渠,天再冷,可咱心里是热的啊!”

  寒冬的来临,给红旗渠工地的供应工作带来了新的困难。他们踏积雪、攀悬崖,背着货篓绕渠转,不仅把渠上用的工具用具及时送到工地,而且还将油盐酱醋送到工地伙房,就是修渠社员需要用的鞋掌、手套、担肩、纸烟、火柴、针线等,也都送到了修渠社员的身旁。在红旗渠二干渠的工地上,人们常常看到一个背着货篓的青年人,他就是横水供销社的随军商店营业员栗旺全。他白天背着货篓到工地和社员们一起修渠,上下工前后营业送货一天忙到晚,但他总是乐呵呵的。冬季山区群众习惯在头上扎一条白毛巾,他就设法购来大量毛巾送到工地;后勤部从新疆购来一批皮毛帽,他就先送给那些建渡槽高空作业的社员。社员们在施工中手易冻裂,他就建议从外地购蛤蜊油、裂子油、手套等,社员们一抹手,既防冻疮又防裂口。他们的货篓有时也成了保健箱,有胶布,有红汞水,有止痛片、消炎膏等。工地上哪个社员生了小病,服几片药就好了;谁的手脚碰破了,他们立刻就能包扎。社员们都说他既是售货员,又是战斗员,是关心群众生活的贴心人。

  社员们都赞扬:“小小货篓不简单,日用杂货样样全,不顾山高路途险,急需的东西送跟前。汗水滴湿送货路,铁鞋踏碎冰雪崖;前方后方一股劲,定叫山河换新颜!”

  自力更生办工厂

  红旗渠开工以来,前一段的物资供应是赶上了,可是随着施工的进展,所需的物资也会发生很大变化。譬如炸药,原先估计第一期工程有一百多万斤就够用了,可是开工后发现炸药需求量大的多。这样看来,如果不提前准备,将来就有可能给红旗渠的顺利施工造成困难。

  有的说:“嗨!那怕啥,国家有的是炸药,只要多派几个采购员到全国各地求援,蛮可以解决。”后勤部分工负责采购的老牛接着说:“往外派人没问题,咱已派出去一百多人了。天津、太原、郑州、东北等地都有咱们的人。可是,从在外的采购员反馈的情况来看,各地都很紧缺,情况不容乐观!”

  坐在一旁的老梁接着说:“目前全国都在轰轰烈烈地搞社会主义建设,需要炸药的数量很大。如果我们一直把眼睛盯到外边,将来要是采购不来那么多炸药怎么办?”

  老梁把这个问题一提,一时谁也答不出来。大家沉默了一阵,有人冲着老梁说:“依我看,咱既要把眼光投向全国,取得兄弟单位的支援,更重要的是得把眼光盯在咱们林县,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走自力更生的道路。我看咱不如干脆办个小炸药厂,自己造炸药。”

  话音一落,屋里像倒核桃一样,“哗”地乱起来了。有的很赞成,说这是一个好办法,可是也有的反对,说:“做梦搽胭脂——想得美!就凭咱这两只手,还能办炸药厂?”还有的说:“说的是啊!咱们搞后勤的,只要把采购的东西想法送到工地就行了,还能再去办炸药厂?”

  一时,屋里几种意见,针锋相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那喧嚷的话语,那烟雾腾腾的热气,似乎要把这个小办公室撑裂似的。

  争论来争论去,最后大家统一了思想,异口同声地认为,要树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思想,在抓紧采购的同时,应该抽出得力干部与工业部门结合起来,办个炸药加工厂。只有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才能不摔跤。

  说干就干,会议一结束,兵分几路,便干起来了。这些后勤兵们决心用最快的速度,办个土炸药厂。

  炸药厂选址在任村公社木家庄村西的水磨房里,由任村供销社主任郭有森任厂长。没有碾,他们就到十余里地的山里找;没有房,他们就撬起石头垒墙;房上没有东西盖,他们就上山割野草;没有火硝,他们就到厕所、羊圈到处挖卤土,淋水硝;没有锯末,就到县城木工厂去找。就这样,经过他们一个多月的苦干,终于制出了黑色火药,接着又研制成了黄色炸药,威力更大。

  但问题是产量低,一天才生产几百斤。如何提高炸药厂的工效,大家在讨论中觉得关键是碾料跟不上,只要碾料能赶上,配起炸药来那是很快的。于是,大家又围绕着这盘水碾打转转,想从这里找门道。这时,郭有森忽然高兴地说:“咱要是把现在的单碾改成双碾,那不就可以把速度提高一倍了吗!”大伙一听,都拍着手说:“是个好办法。人家外地也有用双碾碾东西的,咱咋不可以试试哩!”他们翻山越岭,找到了一个青石碾磙。又到附近的山村找来一盘磨,专管磨锯末。结果,使这个小小的土炸药厂由日产三百多斤,提高到日产一万五千多斤。

  为保证红旗渠工程主要搬运工具——小推车的供应,县供销社在县城东关建立了一个铁业加工组,主要设备有车床两部、刨车一台、摇头钻一台、三盘烘炉等,以生产小推车车条、车挡、车圈为主,人员最多时发展到70多人,为红旗渠的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施工中,需要的工具用具数量多,损耗量大,需及时补充和更新。物资供应组负责人到县社西仓库查看库存物资时,发现院子里堆着大量的废旧物资,他眼前一亮,这些废旧物资堆在这儿是废品,何不组织加工,变废为宝,综合利用起来。不久,铁匠炉、缝纫组、打绳组等加工厂应运而生。他们利用废钢铁加工的手把钻就有三万多斤;用废旧包皮布和破旧麻袋加工的担肩,就有七千多个;用那些废铜烂铁加工镢头、钢镐四万三千多把,加工铁锨一万五千多张。除此之外,他们还加工了铁锹、铁锤五万多件,及时满足了工地需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