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老屋的窗口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0-10-21 15:57:43  浏览 人次

    

  ■崔明山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老屋度过的,只是时间久远,忘却了一些往事。但老屋陈旧简朴的土炕、土灶台、土窗台,至今还像刻度一样记载着、铭记着那一段时光。

  那时,母亲还在人世。她认为这老屋里最珍视、最奢华的莫过于那透着光的窗口。说是窗口,其实是纸糊的窗户上留了个透明的方格,活像黑白电影里说的猫儿洞口。就这,母亲如数家珍地剪裁红绿纸条,细心地给玻璃窗口镶边。她每天把玻璃擦得明净。窗口成了老屋里物什摆设中最明亮、最重要的标志景观。

  我看窗口像母亲美丽的眼睛。每天母亲做针线活总是靠近窗口,灵巧的手指做着针线活。我姊妹仨,我最小,又最淘气,费鞋、费衣、费衫。漫长岁月中,母亲永远有缝补不完的我们姊妹们的破衣烂衫。但母亲坐那儿,真像这个家庭里的轴心,我们一窝宠儿整天围着她运转,甚至连宅院的围墙、栅栏门儿、鸡、狗、牛也围着她。屋里土炕头上喃喃的话语声、鼾息声,院子圈笼畜禽声,围成一个温馨的小社会。

  我们儿女们在这个家里,总感到生活的细节有点残缺。每逢过年全家团圆时,父亲座位前的餐桌上,放着那满碗盛好的团圆饭,渐渐由热气升腾变得冰凉。我问母亲,父亲呢?她说,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常趴在窗台上,不停地看向远方,希望姊妹中我最先在远方发现父亲的身影,给这个家带来莫大惊喜。我的愿望却一次次落空。也许母亲对我怜爱,唯她莫属的窗口干脆让给了我:“孩子,你眼尖看吧。”从此,老屋窗口成了我童年想像的广袤空间。通过窗口是我姥姥家武家水村。每年初春姥姥家村有庙会,母亲都会手拉着我赶庙会。

  老屋里的生活也会有让我惊异的欢乐。有几天,母亲窗口土炕头的针线笸箩里,放的不再是我姊妹们的破衣烂衫,而是一双做得崭新的男鞋。我姊妹们暗地窃窃私语:母亲在为父亲做鞋呢?父亲快回来了!我们当子女的盼之不得。

  那些日子,陵阳桥附近战事频频,两军正在为争夺南北交通要道展开拉锯战。不断从前线传来战事捷报,也不断有重伤战士抬回镇子包扎。那些日子,母亲在村里成立妇救会,做军鞋、缝棉衣,常向镇子上跑,很少呆在家里。每当母亲半夜三更回家时,我已进入睡梦。迷蒙中,母亲点着一盏如豆的油灯,忙她手中的针线活。

  我没睡时,会坐在她旁边看。一次,我忽然发现针线笸箩里有一个帽徽红星。它好像天空一颗闪闪的星星,照亮了黑暗的屋子,也照亮了我童年的心。

  之后,不断从前线传来陵阳桥战事消息,两军仍在桥头胶着。秋天将去,冬天将到。母亲在老屋想的是前方战士们身上的冷暖。

  有一天,母亲冒着寒风去给前线战士送棉衣。她挎着篮子连同帽徽红星,要亲手把红星别在战士帽檐上。谁知陵阳桥战事平息后,大部队已拔营,越过洹河向南挺跋。据说大部队要跨过黄河、长江,开赴遥远的地方。

  母亲有点失望,也很高兴。高兴的是大部队要到远方去解放中国大片土地,解救更多在水深火热中的贫穷老百姓。但她也思忖,她的丈夫也在这大部队里吗?若在,他三过家门而不应该见她一面吗?或许,见一面事小,紧跟大部队行走,解放全中国是大事。

  母亲灵巧的手又在飞针走线,还不断地给我一遍遍地讲以前的故事。一进入长夜,母亲就要纺线,给我们准备越冬衣裳。那纺纱车放到窗口射来月光的地方,油灯火头像夏夜的萤火虫光。月光走,纺车响,直至月亮眨眼疲乏了,老屋里才安静下来。

  我知道,母亲一直很关心我们,即使不在身边,她也牵挂在心里。她很忙,但从不忘像老屋窗口一样注视我们成长。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融媒体中心 电话:0372-6282695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