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二月二 敲梁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1-03-15 09:21:49  浏览 人次

    

  ■李合吉

  “邦—邦—邦—”三声,犹如惊堂木震颤心房,余音绕梁,我的心中升腾着无限美好的希望,憧憬着财源滚滚的幸福时光。

  五十多年前,我才十岁,五间茅草房内,住着我们祖孙三代人。这五间草房还是我曾祖父留给我们的,屋里那个榆木梁有一抱粗,褐黑色。榆木梁上系着一个木勾子,木勾子上挂着一个竹篮儿,那竹篮儿也有年头了,褐黄的颜色。它可是我心中的百宝篮儿,好吃的就放在里面。我那时长得低,够不着,只知道篮里放着好吃的,也看不到里面到底有啥。高悬的竹篮儿,是我那时心中的奢望。小时候认为吊着竹篮儿是为防我们小孩儿的,感觉里面很神秘。长大了才明白,那竹篮儿是为了防老鼠和猫才吊起来的。

  记得二月初一晚饭后,奶奶和我窃窃私语,给我交代了一番半夜让我做的事情,并让我提前准备一根长棍子放到门旮旯,我按照奶奶的吩咐,一一准备妥当,就早早地睡觉,免得到时候起不来。由于心中有事,越想进入梦乡,越是脑子清醒,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半夜做这件事的过程,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怎么做,怎么说,想了一遍又一遍,也希望通过我这么一做,我家能过上好时光。

  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谁知刚进入梦乡,奶奶就把我推醒了,我心知肚明,已到了半夜时分。因为不能说话,一说话就会把财神惊走,所以奶奶叫我时,也不敢喊我,只是用手把我推醒。那时还没有电灯,那个煤油灯也在墙钉上睡大觉,未敢惊动它,一切都是在静悄悄地行动。我醒了后,两只眼睛不听使唤,好像还在睡大觉,揉了又揉才算睁开了。屋里只有微弱的光亮,这光亮是煤火中间那个小孔儿里射出来的。

  二月的天气,虽然屋内生有煤火,但夜里封火后还是很冷的,我从炕上拿起棉袄披在身上,也没顾上系扣子,为赶半夜这个时间,不敢怠慢,起身下地,迅速跑到外间的门旮旯处,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那根木棍,来到大榆木梁下,举起手中的木棍,朝榆木梁用劲敲去。一边敲,一边说:“二月二,敲梁头,银子钱往家流。”这必须说出声,敲得响才管用,我用足了劲敲了三遍,念了三遍咒语。“邦邦邦”的木梁声,在静静的子夜时分格外响亮,震得茅草房扑簌簌地往下掉土,榆木梁上的那竹篮也晃悠起来,鸡窝里的红公鸡也唱起了歌。这项艰巨而神圣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急忙返回里屋,钻进被窝,虽然也知道银钱不会像流水一样往家流,但也总希冀着家里的钱会从此多起来。

  “二月二敲梁头,银子钱往家流。”这风俗不知谁兴起的,奶奶又是听谁说的,让我也效仿着这么做了一次。现在想起来虽感到荒唐可笑,然而,沧桑事事中,人们不是一直在追逐着幸福、向往着美好吗?就像屋里的那个大木梁,是选的榆木的,象征着家里有余粮,巧用“榆、余,梁、粮”的谐音。祖先们事事讲究吉利,希望这吉语给家里带来好运与幸福。

  追求美好是人心所向,这也就不难理解奶奶让这么做的一片苦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