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北吊桥的北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0-11-11 12:06:45  浏览 人次

    
胡志国
北吊桥,直至解放前,仍是进出林县城的北门。而今,“北吊桥”三字已沦落为一个普通的地名符号了。
我家的老宅子就坐落在北吊桥附近。老爸常回忆说,他小时候,城门城墙都还保存的很完整,从北边进出县城的人必须走吊桥,城门洞平时大门关闭,只开一扇很窄的小门,仅容得一个人通过。旁边还有人把守!进出凭路条……吊桥下有护城河,不宽,就是一个壕沟,俗称“城野沟”,西去不远南拐而去,西岸就是今天的小西环。我小时候城野沟还在且有水,同时也是县城的水道。有一年姐姐带我去城野沟玩,抓回许多蝌蚪。
城门和城墙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彻底消失。附近居民有去取土回来打煤球用的,还有扒了城砖回来砌墙垒圈用的。我家当年就有多块林县老城墙上的城砖,又长又宽,结实厚重,上面还有字迹。那是上中学的哥哥养兔子用的。我留了一块作纪念,保存至今。
北吊桥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基本还保留着石头桥体,两侧是一米多高的长条青石,由于坐的人多,青石面磨得锃明瓦亮!如果能保留到现在,岸边栽上垂柳,护城河里,小鱼小虾游来游去的,那该多好!
吊桥自古就是热闹场所,犹如北京的天桥、天津的劝业场。我记忆中,吊桥上常年有摆摊做买卖的,夏天顶棚搭一个白布单子,修自行车的、卖熟肉的……桥上常年有一个裁缝摊儿。那时候卖成衣的还不多,无论男女老少,衣服都得请裁缝裁剪。每年换季的时候,母亲都会带着我,从农贸市场扯一块新布回来,然后请吊桥上的裁缝量体裁衣。那时,裁缝是一门儿吃香的手艺!
吊桥西南角是解放初期成立的竹器社,那里常年堆放着各种或长或短、粗细各异的竹子和各种竹制品。不管谁家,只要是用来架电视室外天线的大竹竿子,基本都是从这儿扛回去的。
竹器社往南不远就是曾经鼎盛一时的联办医院,我童年生病就诊的记忆都留在了这里。那时打针还是玻璃针管和循环使用的针头,锅里蒸一下消毒后使用。医院不大,北边一排房子是门诊,常年坐诊的是两位老中医,俩老头儿,人都很和善端正,林县话叫在行。桌子上放一个小枕头。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把脉,轻轻一按手腕,脸色凝重若有所思,就差捋一捋胡子了,揣摩会儿脉搏后开处方。母亲常说他们开的中药平和,喝了脾胃顺畅。
吊桥往东不远是林县食品公司和副食品公司,也都创建于解放初期。食品公司负责屠宰生猪和各种家畜家禽,平时老远就能听见杀猪时猪那“哭天喊地”的嚎叫声。副食品公司当年卖的榨菜最好吃,装在一个个大大的泡菜坛子里,里边都是红色辣椒酱腌着的球状榨菜,论斤称。每次买回来,我拿着大块榨菜拧开水龙头一冲,就着馍直接就吃,现在想想真过瘾!平时大街上还会有卖什锦菜的南方人出现。什锦菜,俗称“十样菜”,我小时候老错听成“沈阳菜”。拉一个长长的架子车,车上一排木箱,装着十样菜。现在再也吃不到那么正宗美味的榨菜和咸菜了!
我小时候的北吊桥还是卖菜小商贩常年聚集的场所,那时候没有城管,但是工商所负责管理。我二大爷就是负责管理北吊桥的工商人员,老头儿耿直不会变通,因为工作,没少挨骂。
那时,北吊桥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集会地儿,林县话叫赶会。卖啥?现在的小孩子做梦都不会想到,卖猪崽儿。北吊桥当时是一个最大的猪崽儿交易市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见成群的人推着小车来买卖猪崽儿。猪崽儿都装在用荆条编制的专门装小猪的笼筐里,笼底铺着一层麦秸,小猪就趴在麦秸上,模样很可爱,丝毫不输现在年轻人养的什么泰迪、金毛。
回忆终究是回忆,别了,我的童年!别了,我记忆里的北吊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