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红旗渠故事汇】红旗渠上送粮人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1-03-15 09:22:14  浏览 人次

    

  ■房海林

  纪计成,男,横水镇东赵村人,今年81岁,是当年第一批参加修建红旗渠的人,也是第一批参加开凿青年洞的勇士,还是东赵村往红旗渠工地送粮的人。

  一提起修建红旗渠的事,纪计成的话语里充满了自豪。

  1960年春节刚过,刚满19岁的纪计成与队里一群青壮劳力前往横水公社常路郊村修建一条农用渠。正月十六,正在常路郊修渠的纪计成接到前往任村“引漳入林”工地的通知,他当即卷起铺盖,与本大队社员二十多人步行六十多里,到任村木家庄与本大队人会合。“我们白天在半山腰划出的渠线上打眼放炮修渠,夜里经常加班。夜里不点灯,全凭月亮照明,三个人一盘钎,一个人扶钎,两个人打锤,丁丁当当响个不停。虽然月光模糊,可人人都是用心去打,每一锤都打得很准,很少有人打空或砸伤人。”纪计成回忆着。

  提起修青年洞,纪计成有点激动。六十年过去了,开凿青年洞的事他至今记忆犹新。

  木家庄段施工结束后,东赵大队民工转而参加开凿青年洞。当时民工们也不知道是开凿青年洞,只知道是一个既险要又艰巨的咽喉工程,修成后才知道叫青年洞。青年洞建在百丈绝壁之上,位置在牛岭山村的下边。打青年洞,除了东西两头的洞口,还从中间开口打。东赵大队民工施工的地方很像一个圈椅。洞口的位置在百丈悬崖上,要想从半壁上开一个洞口,下边够不着,只能从山头拴着人系到开洞口的地方。光滑的红石壁,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山头上,民工们用绳系好腰身,人们用手拉住绳慢慢往下放。随着绳越放越长,民工在空中游荡得越厉害,得趁着荡回石壁时,奋力用手抓住石壁崖缝中长出的荆棘条才能稳住身体,寻找可以搁脚的小石台。纪计成现在还感慨不已:“真让人心惊胆战,心里捏着一把汗!”

  找到能存放炸药卷的小石台,把做好的炸药放在上边,害怕不牢固,炸药下边再用木棍支住。导火线很长,点着导火线后,拉绳的人用力把下边的人拉上去后,炮才炸响。炮响完后,再把人吊下去,用锤钻和钢钎把崩松动的石台锻大,使人能在上边站稳,再逐渐扩大平台,直到够两三个人在上边抡锤打眼儿。

  虽然在光滑的石壁上开洞口太难,但洞口还是一点一点地开凿出来了。东赵大队民工连和留马大队民工连共打一个洞,白天黑夜轮班干,留马连下班,东赵连接班。开始时,民工们没经验,红砂石太硬,每天的进度很慢。一个班一盘钎子要打四五个炮眼儿,每个炮眼儿有四五十厘米深,能装两卷炸药,一次要放十二三个炮。随着施工越来越熟练,再加上营部和总指挥部技术人员的指导,进度越来越快。营部和总指挥部的领导每天都要到青年洞施工现场巡视指导。

  中央下令进行百日休整,红旗渠全线暂时停工后,纪计成没再到红旗渠工地直接施工,转而成了往红旗渠工地运送粮食和物资的送粮人。他赶着一辆平车,套着一匹骡马,风雨无阻,每个月至少要往工地运送两次粮食和菜蔬。东赵民工连完成一段工程后就要转移地段,施工地段移到哪里,纪计成就把粮食送到哪里。纪计成说:“往红旗渠送粮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民工们每天的劳动强度那么重,一旦断了粮,会直接影响到民工们的积极性,总不能让大家饿着肚子去干活儿吧!”所以不论刮风还是下雨,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他都会及时将粮食蔬菜送到工地。

  那时通信不便,纪计成总是让连队事务负责人预先把下次所需要补充的各种粮食蔬菜列好单子。回到村里,他提前按单子上的数量,一个小队一个小队收好。

  一次往渠上送粮食,从家里走时,天就下起了小雨,到路上雨越下越大,纪计成不敢停下来避避雨再走,因为路太远,怕耽搁。“只要车轱辘会转,我就要一直往前走。”凭着这顽强的信念,他终于在半夜把粮食送到了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