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怀念我的奶奶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0-06-23 20:11:53  浏览 人次

    

  ■ 成   丽

  2017年夏天,闰六月,燥热的季节变得漫长。

  每年的这个时候,奶奶习惯从城里回到老家的老屋避暑。她说,土坯的房子凉快,住着舒服。

  那一年,奶奶86岁。时光带走的,不仅仅是她逐渐衰老的容颜和精神,还有她曾经灵便的双腿。那根被手摸得光滑的桃木拐棍,成了她晚年的随身之物。奶奶很要强,能依靠拐棍的时候,她一般都不会劳烦人。

  奶奶是因为意外摔了一跤,住院20多天后,由于肺部衰竭而离世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奶奶走的那天午后,本来烈日炎炎的天儿突然间下起了细雨,如秋雨连绵,又如泣如诉。这种与季节极不相称的天气让我瞬间感受到平生从未有过的悲凉。弥留之际的奶奶表情平静、安详。父亲俯在奶奶的耳边,不停地呼唤着:“娘,娘,娘……”奶奶的喉咙里努力地应答一声后,再无回音。

  时间定格在2017年7月29日14时20分。

  奶奶是我心中最亲的人。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初记忆,就是白天拽着奶奶的衣角,跟在她的身后;夜里和奶奶睡在一个炕上,躺在她的怀里。记不清当时为什么,每当我哭闹的时候,奶奶总会搂着我,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然后对我说:“不哭,不哭,你听,你听听,哪是啥响声?”于是,我止住哭声,愣在那里,竖起耳朵来听——是轻风划过院子里苹果树叶的声音,还是屋檐下鸟巢里燕子的呢喃,也或者就是奶奶“哦,哦”的轻唱……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听到了什么,反正,奶奶这么一哄,然后给我点儿好吃的,我就会擦干眼泪,一溜烟跑去玩儿了。晚上,有时我会故意踢被子,吵嚷着不睡觉。奶奶就会指着窗户上反射的光影对我说:“瞧,那是不是一只黑老虎?”当我把注意力集中到窗外时,就变得乖乖的一动不动,瞪一会儿眼睛,听奶奶说着“快睡吧,老虎来了我打它……”的声音就睡熟了。现在想来,那是奶奶的催眠曲。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懂事。这时候,奶奶开始给我讲她的故事,并教我做人的道理。

  奶奶一生吃过许多苦,受过许多罪。但在我的印象中,她对命运从来没有过抱怨。相反,她对自己晚年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感到很满足,对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人也能一笑泯恩仇,甚至不惜资助这些人。

  奶奶出生在上世纪30年代初,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奶奶的母亲带领儿女四人,虽然每天辛勤劳作,却还是解决不了温饱问题,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冬天到了,一家人蜷缩在一床被子里取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奶奶童年时,就开始替母亲分担家务,照顾弟妹。奶奶10岁那年,日本侵略者扫荡任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村里人为了躲避战火,纷纷携带家眷逃往山里。当时,奶奶的姑姑重病在床,无法行走。奶奶的母亲便把奶奶留在家里照看病人。日本鬼子进村后,挨家挨户抢夺食物。奶奶回忆,当时,她听到街上日本兵叽里呱啦的说话声,吓得急忙藏到自家墙根的豆秧架里,眼睁睁看着日本兵拿着明晃晃的刺刀,把家里抢劫一空。幸运的是,奶奶躲过了搜查,捡了一条命。日本侵略者撤退后,奶奶的母亲带着孩子们回到家中,看到活着的亲人时,激动地抱头痛哭。这哭声是劫后余生的重逢,也是生活无助的挣扎。

  在旧社会,奶奶和大多数穷人家的闺女一样, 很小便有了婚约,也就是去别人家当童养媳。日本侵略后,穷人的日子本来艰难,可雪上加霜,又遭遇了饥荒年。奶奶的母亲实在撑不下去了,便含泪把她送到了婆家,就为了奶奶能有口饭吃,不被饿死。

  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爷爷响应号召,准备参军上前线。入伍的前几天,家里张罗着给爷爷奶奶办了喜事。当年奶奶14岁,爷爷22岁。

  新婚第三天,奶奶为爷爷打点好行装,跟随行军的队伍,目送爷爷出了村口。在送行的人群中,奶奶是光荣的家属,可谁都知道,这份光荣的背后,是一个花季少女对生死未卜的时刻担忧和望断天涯的思念守望。

  爷爷一走就是八年。其间,淮海战役结束,爷爷又参加了平津战役……紧接着是抗美援朝战役。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爷爷几经辗转。在最艰苦、最残酷的上甘岭战役中,爷爷身负重伤,被一位朝鲜族老妈妈搭救。经过几个月的疗伤后,爷爷渐渐康复。他把随身的唯一一条毛毯送给了朝鲜老妈妈,答谢救命之恩。经打听找到部队后,爷爷才得知,他所在的那个排,除他之外已全部牺牲。昔日朝夕相伴、生死相依的战友,为了捍卫和平、保家卫国,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

  八年间,奶奶白天操持家务,下地劳作;夜晚一盏孤灯,思念成河。在那个通讯落后的时代,爷爷几年里杳无音信,本家的一些人便开始对奶奶刻薄起来,但她从不争辩,一心一意守着家园,哪怕再苦再累,她也始终坚守一个信念:等爷爷回来!

  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结束。经历过战火、直面过生死的爷爷感恩自己还能活着回到祖国。他请示组织,什么待遇也不要,只要回家就行。领导批准了,爷爷怀揣着用鲜血和伤痛凝结的军功章回家了。

  每当我问起这段经历时,奶奶的言语里从来没有丝毫的怨尤,她云淡风轻的神情顿时让人心生敬仰。奶奶从来没有详细诉说过,在那段难捱的等待中,自己一个人是如何隐忍着、孤独地熬过来的,只是在爷爷去世后的每一年,她都会时不时地拿出爷爷当年的军功章仔细端详一番,再小心翼翼地包好,锁进柜子里。若干年后,我才终于懂得:在无望中守望希望、守望爱情、守望亲情,在寂寞和艰辛中不负约定,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地坚守家园。这是奶奶的青春岁月,是奶奶留给我的精神强度,也是值得我一生去追求的精神高度。

  奶奶没有读过书,只认得几个字,但是她朴素的言语和行事风格,展现的却是一位伟大女性的风范。她勤劳节俭、宽厚善良、深明大义。从我记事起,奶奶就是一个忙里忙外、闲不下来的人。我小的时候,奶奶每天除了负责家里六七口人的一日三餐外,还养了猪、喂了鸡,每天早晚,她总要把屋里、院子,还有家门口的胡同打扫一遍。许多年后的今天,奶奶手拿笤帚、蹲着身子扫地的身影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即使晚年住在城里,她也时常帮助我整理衣物、收拾房间。虽然生活条件好了,她也不忘提醒我们:日子要精打细算,粮食不能浪费,要节约用水,随手关灯……

  奶奶一生行善。过去虽然家里穷,但只要遇到上门要饭或乞讨的人,她总会拿出点儿吃的送人。后来,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改善,生活实现小康,她便牵挂起本家的几户穷亲戚,尽管在缺吃少穿的年代,这些人中有的故意刁难过奶奶,但她不计前嫌,常常衣物食品送去接济。听说哪里需要捐助了,她也积极出钱出力、捐款捐物。她经常教育后辈:行善积德求心安,待人接物要大方。

  迈入耄耋之年的奶奶,生活基本上能够自理。每次回老家看她,她总是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等着我的归来。在她期盼的眼神背后,我能读懂她心里对晚辈的念叨。晚上,和奶奶躺在一张床上,我总是会睡得特别安稳。在奶奶留下的所有物件中,她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铺盖占了绝大部分。这些陈旧但干净的被褥是奶奶早早准备好随时迎接回去探亲的人用的。在每条包裹严实、叠放整齐的被褥里,有她对晚辈的盼望和挽留。可是,她从来没有直接表达过,只因为她心里明白,孩子们工作忙,能回来看一眼就行。

  奶奶走时,儿孙满堂,守在身旁。她没有交代一句话、一件事,但她一生给予我们的影响和力量却是持久的、永恒的。我想,奶奶是圆满的。只是,她猝不及防的离去让我和我的亲人们陷入了无尽的遗憾和悲痛之中。奶奶永远地离开了,远到永不相见。在她离开的一千多天里,她的音容笑貌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和梦里,一如从前,和善慈祥。

  又一个夏天到了,草木葱茏,繁花似锦。在这个热烈的季节,我把沉默心底的哀思遥寄苍穹,愿奶奶在天堂安息!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融媒体中心 电话:0372-6289197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