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感人至深的红旗渠故事

 

】作者:superman  来源:林州市人民政府   时间:2020-05-19 17:23:03  浏览 人次

   

  ■房海林

  我没有修建过红旗渠,对修建红旗渠的艰辛与壮烈没有直接的体验。但我经历过1966年4月20日红旗渠通水的节日盛典。

  那时我才14岁,随着生产队社员到合涧集出卖集体的箩头、粪篓。大人们说,合涧集4月20日物资交流会是为庆祝红旗渠通水而专门设立的集会。那天,合涧集人山人海,我听到很多人兴高采烈地议论着红旗渠通水的事。人们的高兴之情,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2015年受东赵村纪氏家族的委托编撰家族族谱。在走访中,听到了许多修建红旗渠的感人故事。那些都是普通人修建红旗渠的故事、轶事,但平凡中却透露着不平凡。

  认错丈夫

  修建红旗渠时,东赵村的男女劳力大部分都参加了,其中有好多是两口子,还有不少是刚结婚的新婚夫妇。当时的青年男女都比较害羞,所以不少新婚夫妻连双方长的啥样都不很清楚。

  侯菊英与纪收仓腊月结婚,第三儿后回到娘家住到过年,才回婆家。正月十六,小两口儿就上了红旗渠工地,满打满算认识交往才几天,但是两人都心疼对方。

  在卢家拐的大会战中,民工们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吃饭,吃完饭天不亮就上工地干活儿。当时粮食缺少,早饭是稀饭和两个煮红薯。纪收仓饭量大,这点饭根本不够吃,所以每天不到中午就喊饿。侯菊英心疼丈夫,一天早上吃饭时,侯菊英用筷子夹着自己分得的一个红薯,从“丈夫”后边扔到了他的碗里。当干活干到快晌午时,纪收仓又喊“饥死了”!侯菊英说:“你吃了仨红薯还饥哩,我只吃了一个红薯,都有劲。”纪收仓听媳妇这么说,就问:“每人俩红薯,你咋只吃了一个,你那个哪了?”侯菊英说:“俺从你脊梁后头给你扔碗里了。”纪收仓说:“谁要见着你的红薯了,谁就不是人。”两口子为此争执起来,一旁干活的纪计成越听越是发笑:“我倒多吃了一个红薯,不知道是谁从背后给我扔到碗里的。不管是谁,吃了不饥再说。”侯菊英这才明白是自己认错了丈夫,羞红了脸。

  摘酸枣被批

  纪金吾,小名铁旦,年轻时能干,肯吃苦。东赵村民工连在天桥断修红旗渠时,正是缺粮没菜的时候。虽然饥饿,但民工们仍然干劲十足。

  一天中午休息时,纪金吾从天桥断下边的水潭里游到河北岸摘酸枣吃。他吃够了又摘了一大包,用衣服包回来让大家吃。天桥断下边的水潭叫络丝潭,深不可测,据说水下状况十分复杂。为了保证民工的生命安全,红旗渠指挥部发令,禁止任何人到络丝潭里游泳。

  纪金吾从络丝潭游到对岸摘酸枣吃的事,上级知道了,指挥部领导在全体修渠民工大会上通报批评纪金吾的冒险行为。从此,再也没有人去络丝潭中游泳。

  老鼠屎黄疙瘩

  东赵村民工连在任村清沙村附近修红旗渠时,纪秋山当伙夫。

  一天纪秋山蒸了一笼黄疙瘩,让民工们晚上吃。捏好黄疙瘩放到笼里,再醒一下才能蒸。谁知有一只老鼠钻到笼里偷吃黄疙瘩。纪秋山也不知道,点着火就蒸。温度上来时,老鼠在笼里乱窜,还热得满笼拉稀,拉得黄疙瘩上都是老鼠的稀屎,一笼黄疙瘩被蹬得乱七八糟。

  民工们回来吃饭时,纪秋山一掀笼盖,笼里一只死老鼠,不禁训起了老鼠:“老鼠,跑吧,咋不跑了?我让你跑,我让你再跑,跑啊!”惹得在场的民工哄堂大笑。因为饥饿,民工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被老鼠糟蹋的黄疙瘩盛到碗里都吃了。

  15岁参加红旗渠建设

  1960年春天,还在东赵学校上学的15岁的纪存生,被选入第一批修建红旗渠民工队伍。学校刘进虎老师带着他们几个学生,与东赵大队民工连一道上了太行山红旗渠建设工地。纪存生和几个学生先是在任村卢家拐干了一个月,后被调往山西省平顺县石城镇的崔家庄修渠。当时正是中国最饥饿的时期,他与大人们一道吃野菜充饥。他们学生每天的任务就是抬石灰,从春到夏,两只脚都扎烂了。

  东赵村民工连第二期工程是在晋冀豫三省交界的漳河天桥断正上边的太行山峭壁上开凿200多米长渠道。纪存生随大队人马转移到那里。民工们的住地被安置在漳河对岸的河北省境内的皇后沟,每天上下工都要跨过天桥断上的铁索桥。纪存生们的活儿就是从漳河中往渠道上挑水,供和泥用,半天要挑15担水。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融媒体中心 电话:0372-6289197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