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林州-->文化艺术-->文学园地
又到槐花飘香时

 

】作者:  来源:林州市新闻中心   时间:2019-04-15 21:58:45  浏览 人次

  ■赵扶周

   

  人间四月芳菲尽,唯有槐花暗香来。

  清晨刚一推窗,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寻香而至,原来是窗外的槐花开了。

  春末夏初,槐花悄悄地开放了,这一开,就没有一棵树闲着。每一棵树都是一串串,一簇簇,一嘟噜一嘟噜地盛开着。它们开得忙忙碌碌,热热闹闹,沸沸扬扬,把整个村庄都熏满了花香。

  那洁白的槐花,犹如圣洁的仙女着一身轻盈的羽纱,在风中翩翩起舞,那槐花在碧玉般叶子的映衬下,恰似成熟的少妇,更加妩媚动人。

  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禁使我想起了家乡的槐花。

  我的家乡是一个小山村,村里的山坡上,溪水边,房前屋后,田间地头,沟壑里,小路旁,到处生长着槐树。它们或笔直,或斜卧;或一株,或丛生;或光滑,或皲裂;只要到了开花季节,就会毫无保留地开出洁白的花朵。它们开得泼辣,开得热闹,开得恣意,开得无拘无束,千朵万朵槐花压枝低。整个村庄成了槐花的海洋,成了槐花的王国。

  宋代豪放派词人苏轼曾这样描写槐花:“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这首诗正是家乡槐花开放时的写照。

  故乡的槐花最是醉人。

  槐花开放的季节,也是家乡人们大饱口福的时候,家家户户的餐桌上都飘着槐香。

  我家房屋旁边有一个园子。园子里长满了槐树,每当槐花绽放,这个园子便是我童年的乐园。

  母亲喊我小心时,我已噌噌地爬到了树上,捋一把槐花嚼在嘴里,瞬间满嘴生香。祖母和母亲告诉我生槐花和嫩槐叶不可多吃,吃多了会中毒的。在那糠菜半年粮的时代,我哪里顾得那么多,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为了吃,两只眼睛也曾肿得只剩下一道缝;为了吃,两只手也曾被槐刺划得东一道口子,西一道口子;为了吃,头上也曾被蜜蜂蜇了好多包。因为那时的我饿啊!

  母亲是做槐花美食的高手。当父亲在树上捋下槐花时,母亲就开始忙碌了。母亲用开水把槐花焯一下,沥干水做槐花馅儿饼,做槐花包子,做槐花饺子。槐花做成的各种美食,就呈现在我家的餐桌上。母亲有时把槐花洗净掺和点白面上笼蒸,蒸熟后在上面淋点蒜汁和香油,就是一道上好的槐花美食。我每次都吃得肚儿圆。

  槐花是有时令的,存不住,放久了就容易坏。母亲往往把吃不了的槐花,或送街坊邻居,或晒干储存到冬天吃。

  在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能吃上槐花做的美食,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吃罢晚饭,搬一个小凳子,趁着月光,来到园子里坐在老槐树底下,闻着槐花散发的花香,看着缀满星星的天空,听祖母讲那狐仙迷惑书生的故事。也曾吓得直往祖母怀里钻,心里一边忐忑,一边惦记着书生的性命如何。

  槐花在那时不仅给人们提供了视觉上的盛宴,更是人们最向往的物质大餐。以至于后来这么多年,每当槐花飘香时,就会想起家乡的槐花盛事,就会勾起我对家乡美好的回忆。

  槐花是美的,槐香是醉人的,只要走在街上迎面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不用看,不远处一定有几株槐树在默默地开花。

  家乡的槐花又开了。那一抹沁人的清香,让我永远走不出故乡的味道,走不出母亲的味道。


 
政务频道 | 红旗渠频道 | 旅游频道 | 社会频道 | 我的林州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0372-6282695
网站标识码:4105810012 网络: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豫ICP备08001069-2号 访问量: